主办单位:世界华人UFO联合会

世界华人UFO信息网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宗教幽浮 > UFO纪录 > 文章

汉代画像石传奇(王拉寿)

时间:2018-03-07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山西分会    作者:王拉寿   - 小 + 大

摘要:在山东曲阜孔庙内,藏着一块不录常的汉代画像石。在这块画象石上,令人惊异地刻着人、猿、鱼的形象,与现代生物学从殖到猿、从猿到人的进化理论恰好相吻合,这绝不可能是无端的图画游戏,那么,难道在两千多年前,我们的祖先就破解了进化之谜?或者,是受到什么神秘力量的启示?在汉代的古籍文献里,分明有飞碟出没于江湖的记载,这二者没有关系吗?——题记
 

 

汉代画像石传奇

王拉寿03535151335

在山东曲阜孔庙内,藏着一块不录常的汉代画像石。在这块画象石上,令人惊异地刻着人、猿、鱼的形象,与现代生物学从殖到猿、从猿到人的进化理论恰好相吻合,这绝不可能是无端的图画游戏,那么,难道在两千多年前,我们的祖先就破解了进化之谜?或者,是受到什么神秘力量的启示?在汉代的古籍文献里,分明有飞碟出没于江湖的记载,这二者没有关系吗?——题记

微山大泽的晨雾,浓得像白纱幔帐,缠裹住岸崖上取土开石服徭役的人群。

这里的土质并不是特别地好。可是当今的武皇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,特别地推崇董仲舒的“天人感应”论。恰恰在这时,齐鲁之地微山大泽,近日夜晨闪现出耀眼的祥光,灿烂夺目,光芒中还常看到一只“仙桴”(船)一会儿下钻水底,一会儿飞上云天,“仙桴”上还隐约见有“仙人”出没。奏章上去,董大人认为这是“圣德所昭,天象祥瑞”,皇家的卜师们才指定要用这里的土石来修孔庙。

“轰隆”一声,土崖塌了一块,露出一大片白骨来。

取土挖出骨殖本不算是什么稀罕事,可是今天,老石工缶人却望着这些人骨直发怔,因为他看到有一块人臂骨上,套着一块廉价的青灰色玉环,那玉环好生眼熟。

当年楚汉相争,他的表兄弟予阡被征入伍,他亲手把这块玉环套在他手上,为的是“身上挂玉,逢凶化吉”,难道这就是予阡的遗骨?

不对呀!予阡从军不久,就听说他战死沙场,据说是遇上楚军用火攻,予阡亲自把齐王的小殿下从火里背出来,出来后才发现殿下的祖传宝剑丢了,他便又返回林子去找,不料火势突大,他再也未出来。息战以后,人们在一片野栗子树中找到他面目难辩的尸体,旁边是那柄宝剑,因为护驾有功,开国后被齐王葬入“忠义冢”,并把他的小儿子予才提拨为贤良学子,在馆驿里供职,怎么现在,又会掘到一付予阡的骨头呢?

缶人满腹狐疑,避开士兵的视线,把那骨架和玉环小心翼翼地收拢起来。

晚上,照例工匠和附近的百姓们都到微山驿站,听皇家监工陈公公督场讲解董仲舒大人的“公羊学”,讲解人便是贤良学子予才。予才担此重任,有些受宠若惊,边讲边不时地抹汗。什么“人为天生,人应天道,故天有五行,人有五脏,天有四时,人有四肢,天有三百六十日,人有三百六十骨节”等等……那工匠、农夫们白天干活疲累,听着听着便打起磕睡,使得监场的陈公公气得直哼鼻子。

好不容易等散了场,缶人才和自己的好友厨工鲍从到予才屋里,把那玉环往出一拿,予才就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。看来阴着阳错,当年父亲并未被烧死,而是被楚军俘了,后来才战死在这微山大泽湖畔。“忠义冢”埋的不知何许人的骨。

怎么办呢?齐玉殿下将予阡葬忠义冢,子女举荐贤良,都是圣旨,现在如挑明有误,那便是冒领军功,有欺君之罪?

踌躇半天,还是鲍从想了个办法:“要不,咱们再把骨殖换出来?反正‘忠义冢’葬的都是下人家奴,也没人看守……”

忠义冢里,磷火明灭,月光惨淡。一切透着荒凉和恐怖。

缶人和予才都是胆小的人,仗着鲍从胆大而能干,终算把骨顺利地换出来了。

这时候,老少三人才松了一口气,凭借月光,端详着换出来的那具无名骨,忽然他们发现那个头盖骨颇为异样。前额后倾,眉棱高耸,嘴角向前突出。

“怎么像是猴?”鲍从喃喃说,年轻时他曾在宫廷里做过活猴脑子的菜肴,处理过无数猴骨。可是,哪里有这么高大的猴子?

予才多读了几本书,马上想到:“莫不是烧死了树林中的‘猿’?古书上说‘猿’便是又像人又像猴,又称‘人熊’、‘山鬼’的,屈原诗里还写到它:‘若有人兮山之阿,被蔚薜荔兮带女萝’……”

“诗我不懂。”缶人也说,“可我师傅教我刻画时,让我看过一个九子铜纹拓片上,上面就有叫‘毛人’的。”

鲍从忽然想到一个话题问予才:“在驿堂上你讲人是顺天意造的,理由是天有三百六十日,人有三百六十骨节。其实我数过。猴骨也不比人骨少一块,莫非猴也‘顺天承运’?要我说,人还兴许是猴变的,不然怎么会有这种四不像的东西?

予才一听,脸都吓白了:“啊呀鲍叔,这可不是说笑的事……”

“知道知道”,鲍从呵呵笑道:“我管它谁变谁呢?”

……几天过去,换骨的事没人知晓,叔侄三人渐渐放宽了心,却不料中秋那天,鲍从多喝了点酒,误吃了饭,挨了士兵两棍子,他终于憋不住话了:“凶……你们好凶,瞧不起老子,老子见多识广,猿,毛人,你们见过吗?老子见过。厉害什么?你们和老子一样,是猴子变的,朝里公卿大夫也都是猴子变的,呜呜呜……都一样,谁也不要欺负谁……

这话不知怎么传到陈公公耳中,陈公公勃然大怒,晚上奉旨讲学,工匠们一直不好好听,他正想找个由头杀一儆百,才能让这些刁民归心于朝廷。

这天晚上,乡民们照例来听讲学,却见到了一幕触目惊心的场面:驿堂前燃起一堆大火,四面站满全副武装的士兵,旗杆上四马攒蹄吊着一个半裸的人————正是厨工鲍从。他腊黄腊黄的皮肤被火苗映得血红。

“各位父老”,陈公公摸着自己光光的下巴,威严地说道:“今天不讲书本,让大家看看抗拒圣命的下场。鲍老儿,你说董大人的天人感应荒谬,说人是猴子变的,这话从何而来?”

人群里,缶人心里一紧:陈公公要硬揪出此话来历,就难免涉及到那副猿骨,换尸,掘忠义冢,欺君之罪……不得了啊!

然而鲍从似乎酒早醒了,喃喃地在旗杆上说:“没……有什么,我喝醉……胡说。”

“哼!”陈公公冷笑道:“你一个小小厨工,怎么会有这般品评学理的雅趣?背后肯定有妖人挑唆,说,是谁?”

旁边那些趋炎附势之流附和:“对!一听此种言论,便知是含沙射影,所谓人是猴变的,乃是暗喻当今朝野,各位大人都是‘沐猴而冠’。”“好歹毒!”

“不动大刑,谅你不招。”陈公公命士兵将捆鲍从的绳子放低,让火苗直接舔上鲍从的身体。“啊————”鲍从在空中惨叫一声,抽搐成一团。头发“哄”地一声被燃着了……

缶人被吓病了。

他经受不住那一夜血和火的刺激,精神上彻底崩溃了。浑浊的白眼珠上,增加了更多的血丝。他除了躲到工棚里,用铁砧在石面上镌刻些福寿图案,几乎一句话不说,也实在无处去说。

这天晚上他做了个恶梦,梦见自己也被吊在堂前,陈公公抚着下巴对他冷笑,说:“董大人说得好,性有三品,:皇上公卿乃圣人之性,巫医学生乃中人之性,你们这些工役草民,是斗箕之性,如同草木虫鱼,一死又值几何?”说着就伸出火把烧他的头发。

缶人惊醒了,浑身冒着冷汗。他再也睡不着了,便披衣出门,茫无目的地在夜色中转。转着,转着,他发现来到微山大泽旁的乱葬岗子,那里有鲍从的新坟。

缶人扑在那杯新土上,泪水夺眶而出,喃喃道:“鲍兄,伙计……我害了你。”

突然,他感到背后有点异样的感觉,一股柔和的浅绿色光芒照在坟堆的新土上,投下自己长长的身影。

是什么?月光?还是什么人点着了火炬?缶人一惊,急忙返回身,却看到一幅奇特的景象:

微山大泽的湖面上,同时闪现出磷磷火星,湖水深处透出一片瑰丽的浅绿色光芒,上照天穹,下照湖岸,十分悦目。

缶人猛然想到了人们传说的湖面上的“仙桴”祥光。难道自己这样的人,也有一览圣迹的“仙缘”吗?

没等他理顺思绪,只见那绿色越来越强烈,忽又变成了桔黄色,岸边顿时明亮如昼,万物荧荧生光。忽然从湖面无声无息地升起一个光灿灿的东西,直晃人眼,像一个玉碗,倒扣在一个大盘子上,缓缓地旋转着,上面好像还开着一串棂窗,窗内好像还隐隐绰绰有人影。

“神仙!”缶人惊叫道,急忙伏下身去向那奇物叩拜。

那“神桴”上的“仙人”们好像已经看到他,竟朝这里飘来,大盘子的底部冒着气,在湖面上拂出层层金色的涟漪。

缶人又是企盼,又是惊恐,他不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,一瞬间,人们传说中,老辈人讲的故事中一系列“遇仙”的细节都闪现在他脑际。据说遇上神仙总能获得什么宝物,得到什么“真言”之类的东西,这使他稍稍安定下心绪。

呵,“仙桴”飘过来了,竟比鲁王府的正殿还要高,窗口一亮,走下三个“仙人”,他们穿着一种银灰色的分不清上下体的衣服,头上有两根铁“辫子”,相貌很是古怪:鸡蛋大的幽幽的绿眼睛,尖鼻子,一人还背着一个什么带管儿的箱子。

缶人只发愣:这和传说中的“神仙”太不一样了。

“嘎里乌斯咯拉……”神仙好像在问他什么,但他一句也听不懂。

“尊神,”缶人迫不及待地问,“我不敢有别的企还应,只想问:人究竟是哪里来的?难道真得就像陈公公所说,有的是龙种凤身,有的就是虫草鱼鸟,可以随便刀砍斧剁,用火烤烧?”

“唏啦乌哇……”神仙好像在相互议论,又相视而笑,露出珍珠般细碎的牙齿。

缶人以为他们还听不懂,急中生智,便拿出他刻画象石的绝技,在沙滩上画了一个人形,并指指天,意思是:人真是感天应天道而生的吗?

神仙似乎早听懂了,其中一位小个子近前来,伸出他那细细的,只有四个手指的手,在地上的人形旁又画上一条鱼和一只猿猴。同时,打了个手势。

缶人愣了:这一切多么不可思议!但“神仙”的“启示”还会错吗?

“神仙”见他省悟了,便向他行了一个奇怪的礼,然后攀上“仙梯”,浅绿色、桔黄色的光变幻着,“仙桴”无声地腾空而起,转瞬间就无影无踪了。

一切又归于沉寂,刚才好像一场梦,然而沙滩上,分明留着“神仙”亲手画的图符:人猿鱼。

“我见了神仙,我得了神符……”一连几天,缶人见人就讲,“人是猴子变的,猴子又是鱼变的,鱼是从水里爬上来的!”

人们吃惊地望着他煞有介事的神情,那布满血丝的眼睛。人们议论道:“这老头儿……疯了!”“中吓病的。”

一起干活的匠人们劝他:“缶人师傅,你管它谁变谁呢?你醒醒,吃点饭,啊!”

他却瞪起眼睛:“这是神旨,神旨呵!我碰见神仙,真的,在湖边,离小坟场不远。”

人们听了心一惊:小坟场?你碰上的莫不是鬼吧!

这件事传来传去,传到了缶人的侄儿————贤良学子予才的耳中。予才不忍看叔叔如此下去,于是他用几年来辛苦积攒下的碎银子,请来了一名巫师给缶人治病驱鬼。

巫师把缶人捆在床上,看了缶人的五官,问了生辰八字,披起画着八卦图形的红斗蓬,披头散发,手持宝剑,念念有词,浑身颤抖,终于睁下眼睛说:“果然是鬼魂附体!你老实讲,你说最近是否触犯了阴间冤家?”

予才这才不得不凑到巫师耳边,把那天掘墓换尸的事讲出来,并说那尸骨份外像传说中的“猿”。

“哎呀!”巫师大惊,“难怪他在昏迷中,老说什么‘猴’、‘猴’的。那‘猿’既不是同人,又不是同兽,不用重法,岂肯离他的身?”

予才跪拜不已,恳求巫师救救叔叔。

“尽力而为吧!”巫师先在缶人后背上画了一个禁鬼物之符,用桃枝蘸了狗血使劲地在他背上抽。

“哎哟!哎哟!”缶人惊叫起来。

“呔!妖孽!”巫师不客气地高声叫道,“伤害生灵,附体作乱,还敢嘴硬!打!”

“啪!啪!啪!啪!”工匠们按巫师的命令,轮流来抽缶人的背。

予才不忍地劝慰他:“叔叔,这是帮你赶走附体的‘猿’魂,您老就忍耐一下。”

缶人喊着:“哪里有什么附体妖孽?我说的是真话!人是猴变的,猴又是鱼……”

“还敢乱说!打!”

“啪!啪!啪!”眼看着缶人背上起了红色的斑痕。

“唔!唔!啊!”缶人的呻吟由高而沙,由沙而哑,最后几乎成了怪叫。

“你们听!这时候才现真象了,这哪里还像人声,简直就是猴子叫嘛!”巫师这才得意地叫人停了鞭子,自己拿起桃木宝剑。嚯地指住缶人背上的伤口,喝道:“猿,孽种,快快离开缶人身体,归你山林去!”

缶人已经奄奄一息,只用嘶嘶的喉音答应:“我走,离,离开。到,哪儿,都行。”

巫师这才松了一口气,又舞了半天木剑,宣布了胜利:“好了,都退下,让他蒙上被子睡一觉,等待明天申时,缶人的灵魂就会回来的。”

……夜深人静之后,缶人渐渐从昏迷中朦朦胧胧醒来,周围是一片黑暗。

他意识到这可能是他的回光返照,最后的时刻,属于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刚才那一幕残暴的景象已似十分遥远,但那天在沙滩上“仙人”留下的那幅图形还记得十分清晰。这世界好个不平,明明是残暴的行凶,却说是要给我治病,明明是真话,却说是谎言,而明明是谎言,却说是真理。

“哼哼……”缶人发出冷笑,好像一个清醒的人嘲笑一帮醉汉。他仍相信自己是对的。

倏地他又止住了笑,他觉得把这最后的时光用在冷笑上不上算。

于是,他从炕上滚下来,用手抓着炕角、桌腿,到自己的木凳上,将灯点着,拿起铁凿,在一块磨平打光、涂好墨的石面上使劲地刻着,刻着……

鸡鸣,日出,又是一天。

予才和役工们在工棚里发现已经死去的缶人,他的手指和膝盖都磨烂了,身下血迹斑斑,但他脸上却带着神秘莫测的微笑。

他胸前紧捧着一块新刻上花纹的青石,图形是“人猿鱼”,运刀娴熟,线条清晰,像平时缶人的风格一样。

缶人被葬在鲍从的墓旁,唯一的陪葬就是那块特别的画像石。

当然,这样一个人物死去,在历史的长河中是一个小浪花都激不起来的。几百年后,缶人的墓平了,肉烂了,骨朽了,在某一个新的时代修路动工的时候,那块刻着“人猿鱼”的画象石被人无意中发掘出来了。

因为它是一个文物,后来被送到孔庙,并一直保存至今。

 

附:作者创作简历

王拉寿,1971年生,大专文化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中国炎黄出版社特约编审,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,世界华人作家协会会员,阳泉市作家协会理事,阳泉市郊区政协委员,著有长篇小说《3G爱情》,长篇报告文学《玉泉山作证》,中篇小说集《玫瑰舞者》,26集电视连续剧《死城里的昭雪》。

1993年开始发表作品。20多年来,在国家、省、市、区发表各类文章1000多篇,300多万字。作品散见于《当代》、《中国作家》、《北京文学》《中华传奇》、《中国故事》、《通俗小说月报》等150余省部级以上各大报刊。并有多篇作品获奖。现供职于山西省阳泉市郊区人民法院。

作者单位:山西省阳泉市郊区人民法院

邮政编码:045050

 



 

2018年世界华人UFO科学文化

【UFO科考观测活动】时间

从4月13日正式开始,至10月27日截止

每周五~周日(约3天)

须提前1~2月预约报名

神秘旅程即将开始,见证真正的UFO!

让我们共同分享
——世界人类史上空前的“圣宴”!


【UFO科考活动】详情>>>>>>点击进入


 


世界华人UFO联合会-大连分会

“UFO主题科考活动”项目
全球【招商加盟】及【活动报名】
招商类别
国家/地区级-业务代理
省/市/县级-业务代理
加盟条件
旅行社、景区、科学社团等单位及个人
自驾、驴友、UFO、天文、猎奇类群主等

加盟/报名:15135152096(静舟)
(扫描二维码加微友附言:U加盟;或活动报名)

 


 


世界华人UFO科学文化
微信公众号
请扫二维码加【关注】哦!
——随时了解【UFO科考活动】
【最新消息】
 

 

上一篇:远古遗迹中发现的外星文明踪迹,其实我们并不孤单

下一篇:贺兰山岩画中的碟状飞行器研究(许兆庆)

栏目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