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办单位:世界华人UFO联合会

世界华人UFO信息网

[吕应钟]教授2018北京专题讲座-5-2:宇宙的传讯—老子从云端告诉我他的文字思想真相

时间:2018-03-27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联合会    作者:吕应钟   - 小 + 大

摘要:吕应钟教授,台湾知名学者,被称为“台湾三大科学怪杰”。自1975年出版UFO书籍以来,就孜孜不倦研究飞碟、外星人、远古文明种种议题,以及各种跨领域主题。迄今出版书籍达112部,于1982年创办台湾飞碟学会,被媒体尊称为“台湾幽浮研究教父”“台湾飞碟研究第一人” 5-2:宇宙的传讯----老子从云端告诉我他的文字思想真相

世界华人UFO联合会副理事长

吕应钟教授2018专题

吕应钟教授,台湾知名学者,被称为“台湾三大科学怪杰”。自1975年出版UFO书籍以来,就孜孜不倦研究飞碟、外星人、远古文明种种议题,以及各种跨领域主题。迄今出版书籍达112部,于1982年创办台湾飞碟学会,被媒体尊称为“台湾幽浮研究教父”“台湾飞碟研究第一人”。(可浏览吕教授网站etLv.mewww.thinkerstar.com.tw/etLv

本系列专题系庆祝京津冀飞碟探索研究中心成立周年,吕教授特于今年三月抵达北京,做为期二天的五大主题交流:

24日下午:主题一:回顾与前瞻----从科学史误观反省现代人对UFO的看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主题二:宇宙的传讯----老子从云端告诉我他的文字思想真相

25日上午:主题三:物质与能量----从唯物主观到心物合一的量子时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主题四:圣经与外星----用外星角度重新解读圣经的真相

25日下午:主题五:灵心身医学----新世代超完美灵心身健康的实践

    本刊取得吕教授同意,将此五大主题述之文字,提供给本刊读者静下心来阅读,并深层思索宇宙种种现象,达到思维扬升,心灵明白之境。

5-2:宇宙的传讯----老子从云端告诉我他的文字思想真相

一、我与老子的感应

2015年起,每在清晨时分似醒非醒之时,我的脑子总是涌进老子形象,原本不以为意,因自己不是研究古代哲学史或老子思想的学者。但这种无法解释的现象多次出现,让我回想起,自己从1996年在台湾南华大学执教时,就对老子思想感到相当兴趣,每次来内地做学术交流,一定会抽空到书城买些有关老子的书籍,回来阅读与典藏,连续数年,何以如此?

我不是学文学与哲学的人,不过很奇怪地,一谈到《道德经》,很直觉对通行流传的王弼注版本不感兴趣。很多次告诉自己静下来,应该耐心读一读,于是翻阅流传市面的《道德经》,可总是给我一种莫名的排斥感,也产生一些困惑。直觉就认为通行本《道德经》错误很多,不值得读,但是此种感觉不能对外讲,因为我不是研究老子的学者。但是,何以来大陆就会买一些老子思想与考证的书,自己也说不上来。

2012年初,在一位退休的林教授屏东屋处看到一尊〈鸿钧老祖〉神像,于是翻查文献,知道鸿钧老祖是众仙之祖,是太上老君、元始天尊、通天教主三位的师傅。后来林教授想发起道德经学会,我提议不要用道德经三字,感觉应该使用“老子思想”,于是经政府核准成立〈中华老子思想研究会〉,成立大会时被选为常务理事。每次去理事长林教授处,一定先向鸿钧老祖顶礼。而在鸿钧老祖神像的右墙,高挂着三清道祖画像。

有几次,就在鸿钧老祖神像前的厅堂,行礼之后,我的身体就不自主旋转起来,双手往两旁平举,快速旋转,眼睛睁着才不会头晕。在我的视线里,屋子四壁在飞快地旋转,或许这就是市面所谓的自发动功吧。速度越来越快,我担心站不稳而摔倒,想要慢一些,但是身体不听自己的指挥,最后终于站不住,整个人倒地,非常舒服地趟在凉凉的地板上,闭着眼,放空一切,似乎进入幽暗的宇宙,忘了时间。我直觉认为这一定有其深远意义,只是当时未知。

事件就是从2015年中开始,每每在我清晨朦胧之际,自然而然就有一些老子思想的信息进入脑子,句句非常清楚,似乎故意放入我的脑中,有时只好赶快坐起来,记录下来。有时,我觉得蜂拥进入脑子的信息,是老子亲自口述的,但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?

终于有一天,突然不自觉地,老子形象又出现了,有一股意念出现在脑中,似乎传输着“替我重写”的念头。当时我想,我又不是哲学学者,如何能写?但有一天清晨,曚昧中,这个来自老子的信息告诉我,必须还原老子当年书写五千字的真思想。我忽然明白了。

事实上,我在之前根本没有先研读过整本《道德经》,因为对通行本的内容感到格格不入,我是在透过“信息传输”过程中写作本书的,原本难懂的一些古文字句子,突然就很自然很清楚地呈现出本意,自然而然知道要如何用现代话诠释,这些都不是我自己辛苦研读的理解,全是自然产生的。

我相信,这正是老子在宇宙高维度时空中传输给我的信息。甚至,在这之前根本没有人说过要用河洛话来读老子,两岸学者也都是用普通话在读。但是,在传输信息给我的过程中,经常自然出现用河洛话颂读的指示,由于我是地道台湾人,以前研究佛经时也顺便研究过古汉语,因此自己用台语一读老子文字,韵味全出,意义全明,令自己也拍案。

数十年来出版生涯,从来都不会想过要写一本有关老子思想的书,因为我不是此领域的研究者,因此这本书的出版并不是在挑战当今的哲学界,也不是挑战研究《道德经》的学者们,我只是一位被宇宙高灵传输信息的人而已,只能如此说:老子之存有(Being of LaoTze)透过我,只是要还原他当时写作五千言的本意,希望此后世人别再读错道德经,对他产生误解。

我不能多说什么,只能在此默默祝福「读得懂」的人!也为有缘阅读本书的人献上这四句话:天长地久,天在、地在、物不在;触景伤情,景逝、情逝、爱不逝;引经据典,经有、典有、修没有;借花献佛,花在、佛在、人不在“。

二、老子如此说

    (注:吕应钟教授以吕尚笔名于20182月出版《老子不为(读四声未)》一书)

老子:吕尚呀,你有否想过,我与悉达多太子、孔丘三人,相差于20岁之内,吾等皆是同时代之人哪!

吕尚:有的,在我研究佛教史、《论语》、《道德经》时,就想到依据史料,您老大约出生于公元前571年。悉达多太子,也就是后来的释迦牟尼,大约出生于公元前560年的当今尼泊尔。孔丘大约出生于公元前551年的山东曲阜。

算一算,您老年长悉达多11岁,悉达多年长孔丘9岁。可以说您们就是同时代的人。

老子:那么道学、佛学、儒学三者,从当时影响全球人类迄今,在地球上,没有其它学问能比。此为历史巧合?亦或天意安排?

吕尚:我绝对相信此种空前绝后的伟大思想,绝不只是您们三位的个人修为,也绝不只是您们三位的人生体悟而已。而且,您们都没有师承,没经过他人指导,却能在东方留下千古不易的伟大思想!

我认为您们三位的伟大思想,必然有大家所未知的来处,我研究飞碟学及宇宙文明已有40多年,坚决相信您们的智慧来自宇宙更高等智慧体的传输,这是宇宙留给地球人的旷世大礼!

老子:哈哈哈哈,你懂你懂。所以吾找你正是有画时代意义。现今流传之通行本《道德经》,不是吾原来之版本,篡改太多,误植太多。你要帮我还原原本之思想,还原我讲的宇宙真理,这是你们当代人的大事!

吕尚:大陆学者朱元培老师甚至说,“目前市面上流行的《道德经》,有百分之九十九是被篡改过的版本。”但是我非哲学学者,也不是宗教学者,如何承担?

老子:吕尚呀,切勿妄自菲薄。就是因为你不是传统哲学界与宗教界人士,我才会找你呀。我的学说必须透过你的宇宙生命学理论与远古文明起源认知,才能真实还原吾当时撰文之本意。

吕尚:惶恐惶恐。

老子:还有,后人把《道德经》当做道教学说,但吾所处当时根本没有道教呀!道教是东汉以后之事了,当时佛教传入,一些方士在外来宗教影响下,把我的学说思想和巫术揉合起来,逐渐发展,才成了道教。道教不等于道学呀!宗教界也搞错太久了。

吕尚:是的是的,本末倒置了。

老子:不少后世学者习惯引孔丘《易传》中之“形而上者谓之道,形而下者谓之器”,来妄称我的“道”是“形而上之道”,这也错了。孔丘学说是在吾之后方才成形的,我写在他之前呀。我讲的“道”不在万物之上,不在万物之下,也不在万物之间,而是充沛于万物之中,并无上下无对立无内外,而是无所不在之存在。后世学者错矣!

吕尚:这我就不敢批评了。

老子:还有,后世学者常将吾之思想说成“老庄」”这实在是不懂我也不懂庄子呀!我们两人之思想是在春秋战国时期形成,在当时是不同的两派学说,当时之人无人会认为我们的思想相同。到了魏晋南北朝之后,清谈学家将我们两人的思想放在一起,胡乱解译,使得后人以为“老庄”思想是在一齐的,却永远见不到吾思想之真义了。

吕尚:原来“老、庄”两字连用也是错误的。那学界不是错误太多了吗?

老子:所以,现在吾找学界之人来还原写作此书,能有用否?要推翻他们一生研究,谁有此胆量?吾找你方能帮我还原真相呀!

吕尚:我还是惶恐。

老子:吾在宇宙高维世界观察你很久了,理工出身,懂天文学宇宙论,又学习过相对论、量子物理,不仅有自然科学理论基础,又喜欢国学,能用文言写文章,又研究宇宙生命学、心灵科学,你的学术领域跨越很多学门,又都有著作证明,旁人莫能及,何必惶恐!

吕尚:这……!

老子:还有,后世学者把我的文字当做高深的哲学思想在研究解释,也是错误的。

吕尚:难道不是吗?

老子:当然不是。后世学者依据王弼版本,篡改误字极多,因此无法解释,便认为我的思想很高深,全然不是如此,我是用当时语言写出让人人浅显易懂易行的文字而已,怎么会是高深哲学思想?

吕尚:这我也时常在想,您老应该不是在标榜高人一等的哲学思想,而是在写非常浅显的做人处事以及让大家能懂德与道的简单文字,这样才有流传万古的意义,不然写成高深难懂,要靠别人诠释,就会融入别人的思想,有时意义会被误导。

大家都承认您老是一位大学问家,也是智慧者,相信您老写此文时,结构一定严谨,说明定有层次。

老子:我当时是一气呵成,先谈做人最基本之「德」,再谈做人、事理、天道、圣人、治邦、用兵,此有吾之思维顺序,也没有编上章号。后世儒家硬是篡改我的文字,又胡乱编一通,变成后世的道德经,把我扣上「无为、消极、不争」,错矣错矣。

吕尚:是的。也造成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喜欢读此书,都觉得道德经很难懂,不知在讲些甚么。

老子:所以,我才要你来做还原工作呀。今天起,不用理会王弼注的通行本道德经,我来告诉你真正的顺序,帮吾还原并诠释,还吾之正确思想。

吕尚:是,是。

老子:我早说过“吾言甚易知也,甚易行也”,并不难懂呀。有缘有幸之世人读了此书,就会真懂吾在说什么了。甚易,甚易呀。

吕尚:是的,是的。

三、先举二例

大家几乎都会念的“道可道,非常道。名可名,非常名。无名,天地之始。有名,万物之母”是通行本道德经的名句,就是错误的句子,老子原本写的是“道,可道也,非恒道也。名,可名也,非恒名也。无,名万物之始也。有,名万物之母也”。

因为汉文帝刘恒时期,河上公写《老子章句》时,他认为“也”字是语尾虚字,将整部原版的“也”统统删去。而且为了避讳汉文帝刘恒的名字,把“恒”字都改成了“常”,所以写成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,都被后世解释成“道是不能用嘴巴说的,可以用嘴巴说的就不是永恒不变的道了”,是否定句型。

但是从湖北楚墓挖出的竹简老子,没有避讳汉文帝刘恒的名字,考据成书年代约在战国中期约2300年前,<德篇>在前,<道篇>在后,上面刻着是“道,可道也,非恒道也”,老子原意是说“道是每个人都可以讲的,但每个人所讲并非是那个宇宙永恒的道”,是肯定句型。(下图左)

第二个例子也是大家耳熟能详的,通行本道德经写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,万物负阴而抱阳,冲气以为和”,这是断句错误的句型。

    依据北京大学所藏的西汉竹书赫然发现刻的是“道生一,生二生三生万 负阴抱阳,中气以为和”。(上图右)

一二三万物五个字的后面是“两点”,依我们写字习惯,后面带两点的是代表与前一字相同,因此完整句子应是“道,生一一,生二二,生三三,生万万物物,负阴抱阳,中气以为和”。

    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这样句型描述出道的发展是单一的、直线的、僵化的。然而“道,生一一,生二二,生三三,生万万物物”这样的句型描述的道是活泼的、宽广的、挥洒的。这才是宇宙的大道。

    从大家最经常听到的这二句,就可以看到通行本的谬误了,北京大学学者楼宇烈教授在校释王弼注本时,也说:《道德经》一书在其流传过程中不断有后人增删、意改,而在其传抄、刊印过程中又时有衍夺错植等发生,从而形成了《道德经》一书极其复杂的版本问题。

陆续被发现的帛书本与竹简本,在时间上都比通行王弼本更接近老子所处的春秋战国时期,依学者罗勤先生说:“越是接近原书时代所刊刻之版本,由于其翻刻的次数较少,错疏也少,因而所翻刻之书的保真越可靠。”高明先生也说:“近古必存真,因而较多地保存老子原来的面貌。”这些更古版本的出土,几乎完全弥补了通行本的缺失,也澈底还原了老子思想的原貌。

四:通行本与老子原句的若干比对

通行本:“我有三宝持而保之,一曰慈,二曰俭,三曰不敢为天下先。慈故能勇,俭故能广,不敢为天下先,故能成器长。”

老子原句:“我恒有三保之:一曰慈,二曰俭,三曰不。敢为天下先。夫慈,故能勇;俭,故能广;不,敢为天下先,故能成事长。”

    “慈、俭、不“是老子的三条宝贵原则,一是慈爱,二是俭朴,三是不傲。这三条都做在天下人之先,这是积极进取的人生,不是现行的消极的“不敢为天下先”。

通行本:“信言不美,美言不信。知者不博,博者不知。善者不辩,辩者不善。”

老子原句:“信言不美,美言不信。知者不博,博者不知。善者不多,多者不善。”

差异在五六句,老子是说:善良的人不多,多的是不善良的人。被通行本改为“善者不辩,辩者不善”,在说“善良的人不辩论,辩论的人不善良”,差矣。

通行本:“死而不亡者寿”,正确应该:“死而不忘者,寿也”,死与亡是一件事情,不会有“死而不亡”的?因此导致很多学者不知老子何意,原来是“死而不忘者,寿也”,虽然人死了,但是大家不会忘记入,方是长寿之意。

通行本:“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”也是大家熟悉的句子,也不对了。老子是说“知之者,弗言;言之者,弗知”。“弗”是象形,指一条绳子捆着两个木条,意指“矫枉、校正、有所约束”,所以“弗言”真正意思是指“有所约束地阐发言论或观点”,不是“不言”。而“弗知”指“言之者的认知和知识都有局限性”,并非指“说的人不知”。整句的本意是“真正有知的人会谨慎发言,不会信口开河。发表观点的人即便言之有理,也难免有其局限”。

通行本:“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。”竹简上的句子是“天下之物生于有生于无。”是指万物“同时”生于有与无,是一个过程。不是指万物先生于有,再生于无,这样的两个过程。

通行本:“有物混成,先天地生,寂兮寥兮,独立而不改,周行而不殆,可以为天下母,吾不知其名,字之曰道,强为之名曰大,大曰筮,筮曰远,远曰返。”

老子原句是:“有状昆成,先天地生,寂呵寥呵,独立而不垓,可以为天地母,不知其名也,字之曰道,吾强为之名,曰大大、曰筮筮、曰远远、曰返。”

这是在描述宇宙初始的能量“状态”,当时 还没有“物”,符合宇宙大爆炸后立时形成初始的能量状态,所以是“先天地生”。它是没有声音的!没有形象的!独立存在,无边无际,可以是天下万物之母。老子不知它叫什么,便称之为“道”,勉强命名为“大”,“道”是无形、无边、无所不在!。

通行本:“故道大、天大、地大、人亦大。域中有四大,而王居其一焉!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”

老子原文:“故道,大天,大地,大人,亦大域;中有四大,人居其一。焉人,法地地,法天天,法道道,法自然。”

老子是说,道比天大、比地大、比人大、也比任何地方都大。宇宙中有四种大,人居其中一种。所以人类的存在也是很伟大的。但是人必须要效法地、天、道、自然这四者。而不是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。

“法地地,法天天,法道道,法自然”的重复字句型,我们在《诗经》里也经常读到,正是当时说话的习惯,例如: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……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……悠悠苍天……杨柳依依……雨雪霏霏……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……。现在的台语还保留很多中原河洛话的发音与句型。

通行本“大道废有仁义,智慧出有大伪,六亲不和有孝慈,国家昏乱有忠臣”这几句让学者头痛,何以老子会有这种违逆常情的句子?原来正确版本是“故大道废,安有仁义?智慧出,安有大伪?六亲不和,安有孝慈?邦家昏乱,安有贞臣?”

古代“案”与“安”通用,是一种“安有”的问句型式,通行本统统将“安”字去掉,将反问句变成肯定句。意思全反了。

    我花了很长时间仔细比对湖北郭店竹简、马王堆汉墓帛书甲本、乙本、通行本,确实可以说通行本道德经全然失去老子原文的意义,从1973马王堆汉墓帛书出土经过四十多年,相当多的海内外学者比对更古版本并研究之后,证实了现今通行本道德经谬误极多。使得老子原来的思想体系遭到后世扭曲、严重破坏。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了。

“百度知道”里面的“是谁篡改了老子的道德经”说:“如果《道德经》被篡改得到证实,那么这说明我们已经误读了《道德经》几千年,自古以来以《道德经》为道家经典修炼的人自然也走偏了方向,其中蕴涵的思想更是被错误的传达了几千年,影响了多少国人的思想,也深刻地影响了我国文化的某些内涵。……试想,如果我们阐释的老子思想来源于篡改过的文本,那几千年来各种《道德经》的阐释和注解还有什么价值呢?”

是的,这也是我从来对通行本道德经不感兴趣的所在。(右图为20182月出版的《老子不为》)封面。

 


上一篇:[吕应钟]教授2018北京专题讲座-5-1:回顾与前瞻—从科学史误观反省现代人对UFO的看法

下一篇:吕应钟2018专题-5-3:物质与能量--从唯物主观到心物合一的量子时代

栏目导航